九尘之下,唯有遇君无事方为安心。

这里君遇谙。
【墨渊x司音】《此间桃花为谁开》

君遇谙。

快乐.

【占tag抱歉】通知

那个我是君遇谙。
很抱歉,关于墨音那篇【此间】我实在是(划掉)有一些憋不出来了。
第一章我放在主页上,其他的已经删了。如果有哪位小可爱还是想看的话,可能还是会更的,不过你得让我多憋一会儿(然鹅你已经憋很久了)。
就酱。
占tag抱歉。

【凌安】怀璧其罪.壹

壹.

元凌步入当今皇上安身的乾湘殿,步履匆匆。他连盔甲也未脱,晃得人眼半眯。佩剑敲击着金甲发出清脆的声响,他将剑扔给一旁的宦官,人未至声已到:
“父皇。”
两侧的宫女推开大殿的门。元凌发现殿中极其昏暗又极其温暖,唯一的光源是天帝身边的火炉,照得元安的脸明暗交错。像年幼时元安的怀抱,而自己的到来好歹也带来些光亮。
孙仕行了礼,抱来木椅让元凌坐下,自己站在龙床边。元凌扫了一眼枕边的痰盂,里面有什么东西,混合着一片一片已经凝结的血。侍女上前来要收走痰盂,元安摆摆手让她退下。
他吃力地撑起身子,衣袖下的手臂在颤抖。
“凌儿......”
元凌连忙扶着他靠在床头,元安紧握着右拳,嘶哑地开口:“御林军与敌寇一战后,结果...

太可爱了真是!!!!!!

说好的今天的惊喜……
对不起今天没有码文......
明天应该会码一点......
作为学生党的我作业还没有写完......

【墨音】此间桃花为谁开

*私设有
*OOC算我
*墨渊x司音
*叫我遇谙

【壹】若你知我

当墨渊被最后一道天雷劈中,他终于知道了他自己的心思。
看着阿音,不,白浅在自己闭关的石洞里嘶声力竭且单一的喊着师父,而怀中残留她的余温,墨渊扯出一个费劲的苦笑。
她叫我师父。
师......父。
对啊,只能是师父。
自第一眼看到“司音”起,他就知道她是女儿身,可规矩敌不过贪恋。
“墨渊!!!!”
人人都说墨渊上神最宠爱自己座下的十七弟子司音,却无人知晓那背后不可言说的秘密。她贪玩闯祸了,没关系,有自己撑着;她直言得罪了人,没关系,自己会处理;她不安分修炼,没关系,有自己这么一个师父。
这一切过分的溺宠,只是因为贪念。
司音干净,单纯,值得墨渊去爱。
“阿渊—...

© 君遇谙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